新闻  |   论坛  |   博客  |   在线研讨会
如果美国执行中兴式禁运,华为能否应对供应链危机?
lijian | 2019-05-17 23:52:41    阅读:6806   发布文章

这两天美国政府计划禁止采购华为设备并可能禁止美国企业向华为提供产品和服务的消息成为中美贸易战中新的矛盾激化点。两年前美国就曾经全面向中兴发出禁令,换来的是中兴全面对美国放开透明管理。

 

虽然华为不是中兴,论技术能力和技术储备还是业务规模,华为都比中兴强大很多,而且华为现在也没有享受中兴那种严苛的禁令,对华为来说美国市场实在算不得什么,但美国供应商可就真的有些无可替代了。海思作为中国目前最大的半导体设计企业,十几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可就算海思总裁发文说能拿出保险柜里的东西,但有些半导体领域的东西,华为未必自己能做得出来。笔者对其他的不熟,就我个人对半导体产品的理解和对海思能力的了解,简单给大家科普一下,如果美国对华为实行了中兴式的制裁,不同半导体产业链华为自给自足的可能性和替代的难度。

 

内存  依赖供应指数 5颗星(最高),受禁运的影响 1颗星(最低)

 

内存是最普遍的产品,应用领域包括所有的芯片、所有电子产品包括消费和设备。可以说作为消费电子巨头和设备巨头,华为每年的内存采购量巨大。目前海思还没有自己的内存产品发布,不知道是否在保险柜秘密序列中,不过内存颗粒工艺要求很高,华为没有自己的fab,因此暂定依赖指数5颗星。但是受禁运影响也许不大,因为内存除了美光之外,主要供应商在日本韩国,如果这两个国家不遵守美国禁运法令,那么无论三星现代还是东芝,对华为来说都是美光的备选,受到禁运的影响微乎其微。

 

显示屏幕 依赖供应指数 5颗星(最高),受禁运的影响 1颗星(最低)

 

华为不生产手机屏幕,全部依赖供应。不过在手机屏幕方面有京东方保障,三星和LG也不受美国限制,所以这方面禁运的影响很低。

 

通信交换芯片 依赖供应指数 3颗星,受禁运影响 2颗星

 

通信交换芯片是服务器设备中非常重要的芯片单元,这部分领先的企业是博通,这家公司比较另类,被AVAGO收购之后保持原有名字,但其总部搬迁到新加坡,后来又搬回美国,姑且算美国公司吧。博通是最大的通信交换芯片企业,其产品广泛应用于各种数据交换设备中,华为虽然海思并没有公开的通信交换芯片出售,但风闻早在10年前海思就已经在研究类似产品,以替代暴利的博通交换芯片,因此据估计华为目前应该有三成以上交换芯片可以自己供应,如果增加产能,起码满足6成以上需求,估计问题不大,所以此类产品受限并不严重。

 

被动元件 依赖供应指数 5颗星,受禁运的影响 2颗星

 

被动元件包括连接器、电容电阻电感等,是电路板设计不可缺少的部分,华为海思作为半导体公司,这部分产品的技术储备可能有,但短期肯定没法自给自足,所以完全依赖供应链企业提供。不过,无源器件很大一部分供应商来自日本,还有部分连接器供应商来自欧洲,受禁运的影响可能性不是很严重。不过像TEVishay等供应商的产品还是有些特别的技术优势,因此,也不是完全没有影响的。

电源管理芯片  依赖供应指数4.5颗星,受禁运的影响 3.5颗星

 

笔者知道华为海思有自己的电源管理芯片,但其质量如何很难评估,电源管理是每个电子系统不可缺少的部分,特别是对大型设备电源管理尤其重要,消费电子同样不可忽视。因此,电源管理芯片依赖供应指数笔者暂定4颗星,受禁运的影响笔者给了三颗星,毕竟像TIADIMAXIMPI等厂商的电源管理产品,华为海思的产品质量和性能还相去甚远,即使勉强替代,也会拖累整个系统的综合性能表现。

 

处理器  依赖供应指数 4颗星,受禁运影响3.5颗星

 

处理器分好几类,手机端的AP和基带华为自己可以解决,ARM授权也不是什么问题,部分基带调制可能需要高通的授权,但这也并会受禁运影响。就算禁运对华为反而是好事。比较尴尬的是服务器处理器,目前主要是X86架构的系统为主,这方面海思还没法做出X86指令集的服务器,从某种角度来说,AMD虽然授权了国内某企业,但依然会被禁运给华为,同理适用于国产的IBM Power架构服务器。当然华为并不是没有其他选择,华为自己有ARM核服务器处理器,国内其他厂商也有类似的ARM核服务器处理器,性能上可以勉强对付华为的部分产品需求,不过整体生态上可能需要很大的调整。至少服务器处理器方面,华为需要面对的问题还很严峻。

 

射频、天线与高性能模拟 依赖供应指数5颗星,受禁运的影响 4颗星

 

这部分不仅是华为挺尴尬的地方,也是国内半导体最尴尬的地方,如果说海思数字部分距离先进水平有三五年差距,恐怕模拟射频端的差距中国和美国在十五年以上。这不是危言耸听,目前国际最顶级的天线和射频以及高性能模拟技术基本都在美国企业手上,对通信来说所有的类似技术都是需要美国供应商提供。这部分当然对华为来说基本全依赖进口,国内部分敏感部门的产品也很难提供给华为。不过稍微可以松口气的是,欧洲的部分公司如InfineonST有部分模拟技术,以色列和英国公司有部分天线射频的领先技术,华为可以作为备选应急。

 

FPGA  依赖供应指数5颗星,受禁运影响4.5颗星

 

也许消费电子不需要FPGA,但服务器设备一定离不开FPGA。目前主要FPGA企业都是来自于美国,几乎所有其他的地区没有出色的FPGA企业,这是通信设备设计中不可回避的问题,也许我们祈祷海思能有类似的FPGA技术问世,虽然国产FPGA始终性能差距巨大。另一方面的好处是,FPGA的应用可以用ASIC来代替,付出的代价是设备的整体设计成本增加不少和灵活性大打折扣。

 

时钟类芯片 依赖供应指数5颗星,受禁运影响4.5-5颗星

 

也许很少有人对时钟芯片感兴趣,因为这个产品在很多地方用处不大,或者说很少单独存在。但对任何通信传输设备时钟芯片的价值非常重要,它等于是整个通信传输可靠性的保障,甚至是决定整个系统性能关键的器件。没有出色的时钟产品就很难确保通信传输的同步性。目前我们无法知道海思是否能够提供相应的时钟产品,因为时钟产品能够提供的企业非常少,海思也没有流出过类似的资料,希望海思的保险箱系列中可以有时钟芯片吧。不好的消息是时钟芯片几乎都是美国企业掌控着,稍微利好的消息是,日本瑞萨收购的IDT是服务器时钟最大的供应商,只是按照以前的美国禁运条令,这种被别人收购的美国公司也要遵守禁令。

 

EDA及其他设计类软件 依赖供应指数5颗星,受禁运影响5颗星

 

这是最可怕的一种制裁,中兴禁令中最杀人诛心的消息是禁止EDA公司为中兴提供服务,这等于断绝了中兴当时自己研发芯片产品的任何可能。半导体是个高度分工明确的体系,EDA作为设计的核心工具,基本都是掌握在美国人手中,如果几大EDA软件巨头接到类似的禁令,对华为海思来说将是非常致命的打击。华为可以自己开发软件开发操作系统,但对EDA这种设计软件和庞大物理IP集合在一起的综合性设计工具来说,是非常难复制的。当所有人将希望寄托在海思身上的时候,殊不知海思也有被制约的设计工具。没有EDA授权和支持,华为的设计水平和各种IP只能停留在被禁止之前的水平,并且很多设计未来的Layout以及与代工厂的对接,都可能出现致命的问题,这才是最可怕又无法替代的部分。

 

P.S. 各种物理级和电路级的IP

 

这些IP的影响很难去评估,因为IP授权可以很复杂,也可以通过第三方供应商绕过禁令,对华为来说,通信协议是不受禁令限制的,唯一担心的是部分电子设计的IP,这部分就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

 

海思虽然技术能力强,但毕竟是数字设计为主的企业,在模拟半导体领域,甚至在影响海思设计的EDA领域,如果美国真的像对中兴一样给华为禁令,华为面临的问题非常严重。笔者也希望美国政府尽早解除对华为的供应商禁令,否则起码华为每年上百亿美元的半导体元器件订单可能就此旁落日韩和欧洲厂商,那将是对美国半导体企业非常沉重的打击。


*博客内容为网友个人发布,仅代表博主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工作人员删除。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xqh518  2019-06-16 16:02:30 

美国方面不顾贸易摩擦带来的经济损失,执意要撇清与中国在技术上的联系,难道他们有新的战略阴谋,从另外的方面遏制中国?

推荐文章
最近访客